香港马会来料抓码王,跑狗玄机图高手解码
当前位置 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葬在八宝山的越南领袖因不满投奔中国被越南宣布“死刑”

2021-11-17 19:22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1991年5月18日,前越南国会副主席,越共忠诚战士黄文欢因病于北京逝世,结束了其波澜壮阔的一生。依据黄文欢的遗嘱,其骨灰安葬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,

  作为越南亲华派的代表人物之一,黄文欢的政治生涯充满了坎坷,在国内亲苏派和本土派的打压下,最终落了个客死他乡的唏嘘结局。

  1905年,黄文欢出生于越南义安省的一个穷儒家庭,从小跟随在外祖父身边的黄文欢掌握了一口

  。1923年黄文欢从法越学校毕业后,前往荣市打听参加革命的线索,寻找出国门路及救国线年初,越南创始人之一

  培养越南革命的青年骨干,得知此事的黄文欢异常激动,胸怀一腔热血的他随即动身前往广州。

  在中国人的帮助下,黄文欢成功进入了越南革命培训班,在中国学习的数年内,黄文欢从一个热血方刚的革命青年转变成了坚定不移的战士。

  “第一次到中国寻找革命,学习革命,当时心中忐忑不安,又兴奋不已,犹如在黑夜里摸索的人看到了灯光,急速前进。”

  黄文欢被迫离开泰国,与其他同伴一起乘船来到了香港,准备去南京开展印度支那的海外工作。为了争取到合法的互动地位,黄文欢成立了“越南独立同盟会”,并向当局申请登记。

  1936年初,黄文欢与阮海臣向中国南京党部呈送成立“越盟”的相关报告,正式开始海外工作。1937年侵华战争爆发后,黄文欢在中国的帮助下前往广西柳州,

  1945年日本法西斯当局宣布无条件投降后,胡志明在河内宣读了《越南独立宣言》,正式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国。

  当胡志明宣布独立的消息传回越南原宗主国法国时,这个在二战期间早早投降的西欧大国宛如遭受了一击晴天霹雳,法国殖民当局不愿意放弃他们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印度支那地区,于是

  在越南地区投入了近十万的海陆空兵力,试图用战争将越南革命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  面对装备精良的法国殖民军,武器原始,又无外援的越军采取了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,在胡志明及武元甲等人的领导下,越南抗法部队化整为零,分散到各个村镇和丛林中,打碎了法国殖民当局试图通过正面决战全歼越南人民军的企图。

  经过数年的战略相持后,1953年5月,法国殖民军与越南人民军在奠边府一带展开了最终决战,

  在武元甲以及中国顾问团团长的指挥下,越南人民军先后集结了4个步兵师,对驻扎奠边府的法国殖民军形成了合围。

  两军经过一个月的苦战后,被合围的法国殖民军见求生无望,只得放下武器向越南人民军投降。

  1954年,五大国于瑞士日内瓦地区召开了相关会议,会议结束了法国在印支地区的殖民统治,

  但在美国的支持下,越南南方派政治人士建立了越南共和国政权,使得越南出现了如朝鲜般同时拥有两个政权的分裂状态。

  因此,越共内部的本地派萌生出错误的思想,他们认为是中方在日内瓦会议上没有出尽全力,没有完全站在社会主义小兄弟的一边,妄自猜测中方不愿意看到一个统一的越南,这为日后越共内部两派倾轧埋下了伏笔。

  此时的中国正着手恢复与美国的关系,此举引来了越南领导人的不满,同时与中国关系处于冰点的苏联意图拉拢越南,完成其南北包抄中国的战略目标。

  1979年,黎笋开始在越南国内推行极端民族主义,驱逐在越南境内生活多年的华人华侨,

  原越共二号人物武元甲被黎笋剥夺了兵权,长征、阮文灵、黄文欢等亲华人士都受到了黎笋等人的迫害及政治批斗。

  虽然黄文欢此时仍是越南国会的副主席,但空有其名而无实权,面对国内来势汹汹的形势,

  而随着时间的发展,中越关系愈发恶化,越南频频在边境地区挑起武装冲突,射杀中国无辜边民,并派出海军肆意掠夺南海资源,攻占属于中方的岛礁。

  1979年7月初,黄文欢向越共高层提交了前往民主德国养病的申请,并在巴基斯坦卡拉奇转机到达北京,

  气急败坏的黎笋集团就在越南国会上宣布黄文欢为“社会主义的叛徒”。撤销其在国内的一切职务,并将他永久开除出越南。

  同年,黄文欢则在北京举行了中外记者招待会,以越南国会副主席的名义发表了《致全国同胞书》,宣布

  中国是“曾经在抗法、抗美救国的斗争中,和我国人民一起流血牺牲,并肩战斗的友好邻邦”

  此举标志着黄文欢与黎笋集团正式翻脸,也是黄文欢本人竭力维护中越友谊的无奈尝试。

  黄文欢抵达北京后,在相关领导的协助下,在北京协和医院进行了一系列的身体检查,此时的黄文欢才发现自己已经

  在自己身体好些之后,黄文欢在他人生最后的时光中踏遍了中华大陆,写了大量关于中越两国友谊的文章和诗歌,

  而随着中越战争的结束,突如其来的变故改变了越南政坛,退隐多年的黄文欢也因此重返政治舞台,完成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舞。

  1986年,越南黎笋离世,遭受黎笋集团迫害多年的阮文灵当选越共中央总书记,作为越共亲华派的代表人物,

  1990年6月5日,阮文灵在越共中央会客厅接见了中国驻越南大使张德维,因为当时有越南人物阮基石在场,阮文灵无法正面向张德维表达其中越关系正常化的意图。

  1990年8月15日,远在北京的黄文欢通过特殊渠道向身在河内的儿子发送了一封密信,

  并要求他亲自将信带给阮文灵及长征两人,次日上午,黄文欢之子带着长征的密笺来到了中国驻越南大使馆,并捎来了阮文灵的口信:

  同年9月3日,阮文灵等人抵达了四川成都,两国领导人签署了相关协定,可谓是“渡尽劫波兄弟在,相见一笑泯恩仇。”激动之余,阮文灵在当晚又赋诗一首,以纪念中越两国关系正常化。

  1991年5月18日,黄文欢因病在北京逝世,黄文欢在人生的最后一刻,仍心系中越关系正常化的进程,在他去世的6个月后,越共中央新任总书记杜梅和新任部长会议主席武文杰访问中国。两国领导人

  对于黄文欢来言,他已经看不到中越重归于好的情景,若他泉下有知,可以瞑目了。

  作为越南亲华派的代表人物之一,黄文欢无论是在中国革命还是越南革命中,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,是优秀且坚定的战士。他能在政治风暴中坚持自我,是难得可贵的政治品质。

  时至今日,他的事迹仍不为世人所知,在当下的越南,他仍身背着叛国者的骂名,越南当局完全忽略了黄文欢在中越关系正常化中所作出的努力,这不仅仅是越南政府的悲哀,也是越南人民的悲哀,是对伟大先贤的忘恩负义,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悲剧。

  • 最热文章

教育新闻      金融新闻      健康新闻      历史咨询      星声星语      汽车资讯      热透新闻      体育新闻      大咖名流      科技前沿     

Power by DedeCms